dafa8888casino张卫健:再相见仍然是“人间小太阳”

线位男性艺人首度集结登场,并贡献出节目的初舞台。通常,艺人在初舞台上都偏向选择观众最耳熟能详的作品,张卫健却“任性”地选唱了一首稍显冷门的粤语歌《身体健康》,其底气自然来自深厚的观众缘。当他登场时,一条弹幕说出了不少观众的心声:“童年看得最多的不是动画片,是张卫健的电视剧。”

《方世玉》《鹿鼎记》《西游记》《机灵小不懂》《小鱼儿与花无缺》……张卫健主演过许许多多的作品,多年来持续为观众带来欢乐。在《追光吧》里,张卫健也是21位哥哥中的“小太阳”,时刻活力十足。近日,他接受了媒体的微信群访,谈及参加《追光吧》的初衷,他表示:“以前我拍的戏都是很开心的,这次我参加综艺,同样希望把欢乐和正能量带给大家。”

张卫健是1984年第三届新秀歌唱大赛的金奖和最突出台风奖得主,与他同一届参赛的还包括罗嘉良和阮兆祥。上世纪90年代初,他就凭借《真真假假》和《哎呀哎呀亲亲你》两首粤语歌横扫当年香港的各大颁奖礼。后来,他从香港转向台湾发展,推出《梦中情人》《这个冬天会很热》《天知道》三张唱片,在台湾闯出知名度。

对内地观众而言,最熟悉的当然是《你爱我像谁》(《小宝与康熙》片尾曲)、《一辈子一场梦》(《小宝与康熙》片头曲)、《真英雄》(《隋唐英雄》主题曲)等普通话歌曲。这些歌曲伴随着张卫健的电视剧而深入人心,首首都能让观众感叹一句“爷青回”。

对比起来,张卫健在《追光吧》初舞台上演唱的《身体健康》就显得有点冷门。这是一首2002年的歌,有普通话和粤语两个版本,张卫健在节目中演唱了粤语版。谈及选择这首歌曲的原因,张卫健说:“我觉得没有什么东西比身体健康更重要了。正如我在唱这首歌之前的那段独白所说,以前的日子里,我认为一个人只要拥有家庭、事业、爱情和朋友,仿佛就拥有了一切。年轻的时候,大家都会忽略了一件事:健康是最重要的。在我们的生命中,只有一样东西是不能割舍的,那就是健康。”

初舞台上,张卫健没有准备任何“花活”,只是穿着一身白色运动衣,安安静静地站在舞台上唱完这首慢歌,就让不少观众惊叹于他数十年如一日在线的实力。节目播出后,“张卫健一开口就破防”冲上微博热搜,采访中,他笑言:“我第一反应就是:啥是破防啊?我猜了一下,应该是‘冲破心理防线’吧。一问同事,发现我猜对了。”

虽然没唱观众耳熟能详的歌曲,但并不妨碍这段表演视频的弹幕变成大型回忆现场:弹幕上如同报菜名般刷过张卫健历年来的经典作品和经典角色。张卫健说:“每一个作品,我都会把最好的张卫健拿出来,付出了很多汗水、血泪、精神和体力。不仅是那些成功的代表作,我当然也有一些失败的作品,它们也有我的很多心血在里面。每一次我都付出100%,包括这一次参加《追光吧》,我也拿出了100%的诚意。”

《追光吧》21位哥哥的年龄横跨30年,年纪最大的是“60后”,年纪最小的不满30岁。张卫健是21位哥哥中年纪第二大的,但岁月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痕迹:在后台等待表演时,张卫健一直蹦蹦跳跳,丝毫看不出是一位“奔六”的人。

节目组把张卫健称为“人间小太阳”,他大笑回应:“我对‘小太阳’可太有亲切感了,因为我太太已经把这三个字挂在嘴边很多年了!”张卫健与太太张茜相识二十余年、结婚十多年,他大方分享了两人初次相遇的情景:“她说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,就觉得有一颗很开心的光头像小太阳一样‘咚咚咚’地走进录影棚,整个棚的气氛就活跃起来了,大家都变得很开心、很雀跃。”

张卫健极少参加真人秀,这次来到《追光吧》,他终于展现出其“社交牛人”的一面。面对不同年龄、来自不同地方的哥哥,张卫健可以迅速与他们打成一片,直接把录制现场变成“茶话会”,连腼腆的刘也和中文不太灵光的迪玛希都能与他聊得火热。张卫健自认是个自来熟:“我跟谁都可以聊,不管是在饭店吃饭碰见的服务员、还是坐出租车遇上的司机,都可以。因为我一直认为,无论外貌、成就、性别、职业、背景,任何人都一定有他的闪光点。我很喜欢去挖掘身边人的亮光,从而向他们学习。”他还笑言:“因为疫情关系,我在家憋了一年多了,没人跟我聊天。回到北京,老婆也顾着打游戏,我只能跟猫咪讲线个男人,我还不聊个够!”

张卫健透露,21位哥哥中有几位是太太张茜的朋友,这次来录影,他也肩负着太太交代下来的“任务”:“至少有五个哥哥是她认识的,来录制之前,她叫我帮忙跟谁谁谁打个招呼,又跟谁谁谁问个好。”张卫健和张茜曾因为疫情而有一段时间分隔两地,他这次又因录制节目而离家,太太是否舍不得?张卫健开启了“吐槽”太太的模式,言语间却都是幸福的味道:“每一次我要出门录影,她都特别开心,‘太棒了!那我就不需要再为你准备午餐、晚餐,洗衣服了,我可以好好打游戏,干我自己的事啦!你好好去录影吧’。”

他说,首先不要计较年龄:“虽然叔叔我已经一把年纪,但我从来没有把年龄放在心上。有时候有人问我:‘你今年到底几岁?’我还要算一下才知道。”其次,他有独特的人生哲学——“期待最好的,准备最坏的”,既不会盲目乐观,也不会因为不如意而怨天尤人。这样的态度,让他坦然面对人生的起伏。

张卫健的演艺事业经历几起几落:上世纪80年代,他通过参加新秀歌唱大赛出道,却也曾被唱片公司投闲置散;到了90年代,他凭借香港TVB台庆剧《西游记》再度走红,成为TVB收视福将,却因为片酬问题未获TVB续约: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,张卫健东山再起,《少年方世玉》《小宝与康熙》《小鱼儿与花无缺》等剧集刮起收视狂潮,他也因此红遍大江南北,成为华人地区观众的集体回忆。

虽然这几十年来经历过数次低谷,但张卫健从不认为自己怀才不遇:“我不会把这四个字放在我的字典里。我把自己看成一个产品、一个商品,如果这个产品足够好,公司没理由不打造他。为什么在我等待的时候,没有机会来临?我会把责任放到自己身上。我跟自己说,是因为张卫健这个产品还没足以让消费者有兴趣,所以还不能上线。所以,继续打磨自己吧。一个人老想着‘怀才不遇’这四个字,只会充满负能量。”

除了心态之外,张卫健的体力也堪比年轻人。《追光吧》的线位哥哥要接受堪比军训的体能考验,张卫健可是毫不畏惧,甚至在采访中“夸下海口”,要求节目组对他再狠一点:“每一次录完运动会,我都觉得特别不够,回到酒店还得再补五六十个俯卧撑、三百多个开合跳,那样才觉得终于可以出两滴汗了!”他还半开玩笑地表示,希望在接下来的舞台上尝试跳舞,“看看我现在这个状态能跳到什么程度,希望以后可以参加《这!就是街舞》”。

在《追光吧》第一期节目中,21位男艺人各自带来初舞台。当哥哥们开始专心致志表演节目,抛弃了抛媚眼、歪嘴笑、顶胯等“油腻”动作,舞台的确清爽不少。首期节目贡献出好几个让人印象深刻的舞台:尼坤一身白西装,首次挑战中文自弹自唱,勾起不少人的青春回忆;原零点乐队主唱周晓鸥演唱代表作《爱不爱我》。近年他已经转型为演员,这个舞台难得地再现了他的摇滚魂;吴镇宇虽然歌喉一般,却在选歌上花了不少心思,带来其电影代表作《无间道》的插曲《被遗忘的时光》,特地设计的舞台表演也在一定程度上展现出他的演技;而初舞台上最亮眼的当属张傲月,这位舞者在舞蹈圈颇负盛名,却缺少大众知名度,此次他演唱了《亲密爱人》,一把男低音让观众听得如痴如醉。

跟前身《追光吧!哥哥》相比,今年的《追光吧》的确“去油”成功。但第一期节目中仍暴露出不少问题:真人秀部分平铺直叙,哥哥们仍未立起明确的人设;舞台的呈现效果仍然显得单薄,无论是舞美还是拍摄运镜都算不上高质量;邓亚萍、金晨、宋雨琦几位点评嘉宾的作用并不清晰。

从预告中看来,《追光吧》接下来还会加入主题运动会环节,通过节目致敬体育精神、致敬人民子弟兵、致敬中华传统文化、致敬普通劳动者、致敬进击太空精神等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